“我伯伯来了!”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声音,段誉不由得一喜。

    王远连忙趴在门上往外看,只见段正明和段正淳带着诸位家将也来到了院子中。

    那段正明看到段延庆后脸色微微一变,连忙上前施礼。

    段延庆冷哼一声,根本懒得理会段正明。

    杯莫停就跟在段家人身后,此时正东张西望,显然是在找王远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呢!”

    王远在门内叫道:“快把我放出去,我受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游戏里的定力值只是属性而已,这种情况下一点用都顶不上,不能动还不能看,听着木婉清在耳边娇喘连连,王远杀了段延庆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这王八蛋怎么可以这么坏。

    王远这一嗓子,直接把院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,看到石室内这么一大和尚,所有人均不解的看向了段延庆。

    杯莫停更是一脸的纳闷,完全不知道段延庆到底想干啥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!”

    段延庆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这位便是大理城德高望重的牛大师,老夫特意请他和大理的世子及王妃来演一出好戏。”

    随说着,段延庆随手一指,一道劲力射向王远眼睛。

    王远连忙一闪,顿时漏出了身后的拖得只剩贴身内衣的木婉清,和已经快要把持不住的段誉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南荒群豪,都是一把年纪的过来人,一看这场景自是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不由的老脸通红。

    同时所有人心中也是对段延庆的所作所为感到了深深地恐惧。

    世子王妃大和尚,此人这是要让大理段家一辈子抬不起头啊,如此邪恶的手段,倒也无愧于天下第一恶人的名号。

    杯莫停见王远如此“幸运”,忍不住幸灾乐祸道:“牛啊,从了吧,多少人想有这个机会还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“靠!”王远大怒,嚷嚷道:“老段,把他也放进来!他肯定能顶得住!”

    可不是嘛,就算杯莫停顶不住,硬件也不允许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远哪壶不开提哪壶,杯莫停脸色瞬间就黑了,提议道:“我觉得还应该放条狗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群豪闻言,尽皆失色,世子王妃大和尚已经够热闹得了,还要加上小动物,此人之恶毒显然不在段延庆之下。

    见自己儿子被人这样对待,段正淳坐不住了,指着段延庆骂道:“段延庆,你好卑鄙!”

    “卑鄙?”段延庆冷笑道:“窃国算不算卑鄙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段延庆的话,段正淳直接哑然,有气无力道:“放了我儿子,有什么事冲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王远忍不住感叹道:“这段正淳净想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那小子是你儿子?”

    这时候,突然声音在群豪中响起,一个黑衣女子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段正淳看到那女人神色一滞,失神道:“你是红棉?”

    说着,段正淳不由自主的就走了上去,肉麻道:“二十年不见,你更加美貌了,我想你想的好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尼玛……”

    这段正淳当真有些门道,一句话就恶心的王远掉了一地鸡皮疙瘩,王远忍不住叫道:“妈的,你儿子都快忍不住了,你特么还有心情勾搭女人?”

    秦红棉刚要和段正淳打情骂俏,却被王远这一嗓子惊醒,连忙道:“他们两个不可以在一起的,木婉清是我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啊?!!”

    段正淳闻言,直接就傻住了。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

    院内群雄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王远和杯莫停也是目瞪口呆……

    大家都不是傻子,这秦红棉一看就和段正淳有一腿,木婉清是秦红棉的女儿八成也是段正淳的女儿,所以说里面关着的是段正淳的女儿和儿子……

    嚯,场面更加热闹了。

    段延庆亦是微微一愣,露出了一丝不可名状的笑容,意外收获啊意外收获。

    话说这秦红棉也是耿直脾气,这种话悄悄地说也就算了,还拿明面上来讲,这不是明摆着让段家丢人吗。

    家门如此不幸,段正明终于看不下去了,冲石室内喊道:“牛少侠,只要你能阻止二人,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。”

    系统提示:你触发任务链【四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