嘴上说着话,王远手里可没闲着,禅杖一甩对着云中鹤的双腿就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几个回合的交手,王远也看出了云中鹤的武学特点。

    这瘦竹竿是暗器流高手,身法极高,但是手上功夫相对而言并不算太强,只要把云中鹤狗腿打断,云中鹤基本上就废了一半。

    当然,打断目标的双腿这也是王远最常规的操作,不排除这和尚自己身法低,所以要报复社会的可能。

    可谁知那云中鹤身法之高,远超王远想象。

    不带王远禅杖落下,云中鹤双手往下一推地面,整个人斜着往后飘去,刚好躲过了王远的攻击。

    这时,云中鹤背后的杯莫停见状,二话不说提剑便刺。

    云中鹤不慌不忙,半空中一个转身,绕开了杯莫停的长剑。

    “这尼玛!”

    云中鹤这厮的轻功,再次引起一片惊叹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两个混账,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摆脱王远二人后,云中鹤撂下一句狠话,纵身便往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“想跑!?”

    王远闻言当即往前助跑几步,手中禅杖对准云中鹤后心,右臂猛地一甩。

    “走你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暴喝,禅杖如同标枪一般被王远投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云中鹤硬挨了王远两记大韦陀杵,实力有所下降,身法也不及刚开始那般迅捷。

    王远天生神力,势大力沉,这一甩之下,禅杖亦是飞的极快,眨眼间就飞至云中鹤背后。

    眼见云中鹤就要被禅杖刺穿,云中鹤听闻而后风声起,心下一惊,下意识的侧身躲避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只听得一声闷响王远的禅杖插在了云中鹤右肩和腋下之间。

    要说这云中鹤身法就是牛逼,这种情况下还能避开了要害,若不是先前挨了王远两棍子,恐怕这一下是打不中他的。

    “擦!”

    见没有击中云中鹤后心要害,王远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所有人以为云中鹤要飞走的时候,云中鹤却在半空中身形一晃,直直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-5746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个巨大的伤害数字在云中鹤脑袋上飘起,云中鹤的血条再降四分之一。

    落地后,云中鹤躺在地上,一脸惊恐的望着天空,整个人浑身哆嗦,俨然再也提不起了气息。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王远和杯莫停顿时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这特么怎么回事?刚才那两棍子一棍子砸后脑勺,一棍子夯在胸口,加起来才打掉云中鹤四千血而已,这一下都打偏了竟然把云中鹤打成了这幅模样,属实有些让人摸不到头脑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云中鹤再次逃跑,王远二人快步来到了云中鹤跟前,杯莫停长剑一挥,就要将其刺死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王远随手将杯莫停拦住道:“我找他还有别的事,先打断他的腿。”

    说着,王远提起禅杖就要往云中鹤腿上砸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魔鬼吗?”

    见王远如此执着于砸断云中鹤的双腿,杯莫停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!”

    这时,躺在地上的云中鹤由出气无进气的说道:“我的气门被打破了……现在已经是个废人,求你们给我个痛快的!”

    “气门?”

    此时王远和杯莫停终于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原来王远这一下虽然没有击中云中鹤的后心要害,但却直接命中了云中鹤的气门。

    所谓气门,就是所修炼功法的运气中枢,寻常人的气门都是丹田气海,想不到云中鹤的气门却在腋下。

    武林中人,一身的修为全靠内力催动,气门要害被击中,云中鹤一时间提不起内力,自然变成了现在这幅德行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听云中鹤这么一说,王远脸上浮现出了阴险的笑容:“给你个痛快没问题,不过佛爷超度亡魂都是三斗三升米粒黄金起步,轻易是不会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云中鹤闻言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刚才追着要杀自己的人就是这和尚,现在自己躺在这里让他杀他却又不杀了,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没听明白?”王远见云中鹤悟性这么低,直截了当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,让我给你痛快就给你痛快,我们少林师门任务还给奖励呢!”

    “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