俗话说得好,一招鲜,吃遍天。

    很显然割一刀震九州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这小子看起来傻乎乎的一根筋,可也不是没好处,比如这五虎断门刀别人肯定不会一路练到底,割一刀震九州却是玩出了精髓。

    尤其是开头三板斧,更是出神入化。

    先是猛扑一刀,打你个措手不及,在泼一把石灰粉,物理致盲,然后白虎跳涧跳到对手身后,趁对手防备不及,上去就是一刀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这小子的三大绝技,心中有所防备,可也没有那个人拍着胸脯敢说自己可以躲得过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光明正大的耍赖,你还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石灰粉是范围攻击道具,一把泼出去根本无法闪避,除了闭眼或者被石灰粉致盲,根被没有其他选择。

    割一刀震九州就在那儿盯着呢,只要你敢闭眼或者被致盲,这小子就冲上来砍你,如此手段真是让人一点儿办法都没有,现在现实中小混混打架还都在用这一招,这一招能够传承至今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别人躲不过,长情子自然也是躲不过。

    不过相对于其他人,长情子显然淡定了许多。

    割一刀震九州一刀砍下,长情子格挡间往后一跳,借力往后飘出,同时左手对着空中石灰粉一挥,意图用袖风吹开石灰。

    正常玩家也会下意识的挥手驱散石灰粉雾。

    长情子挥手,正中割一刀震九州下怀,于是二话不说提刀就紧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滋啦!!!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割一刀震九州跳到长情子身前的一瞬间,突然听得一声奇怪的声响,霎时间割一刀震九州身上燃起了绿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割一刀震九州眼前一黑,便失去了视野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长情子淡然一笑,往后又是一跃,跳出了石灰粉的笼罩范围。

    “???!!!”

    见割一刀震九州突然变成了一个绿色的火人,而且眼睛被烧毁,观众们尽皆愣住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这石灰粉不是割一刀震九州自己泼出去的嘛?怎么还能攻击自己?不记得石灰粉落到身上会着火啊。

    普通玩家一脸懵逼,高手玩家却是惊讶至极!

    “碧……碧磷烟!!”

    小楼一夜听春雨看到这一幕,当即惊恐的叫出声来,指着长情子道:“原来那个人是你!!想不到你是乌合之众的人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小楼一夜听春雨恶狠狠地瞪了王远一眼。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王远那叫一个冤枉。

    天地良心,长情子的确偷袭过小楼一夜听春雨来着,可那时候王远和长情子还不认识,王远这个锅,背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【碧磷烟】

    星宿派独门毒药,可以用来直接攻击敌人,只要目标接触到碧磷烟,再一用内力便会将其引燃,直接造成灼烧的毒火伤害,药效相当恐怖。

    不过这毒药是绿色的,而且攻击范围不大,十分容易躲避,用于背后偷袭还行,正面攻击效果一般。

    怪只怪割一刀震九州这厮先泼了一把石灰粉出去,刚好把碧磷烟给掩盖了……

    割一刀震九州输的不冤,王远为啥把长情子放第一个?因为王远知道,只有用更下三滥的手段才能对付下三滥的手段。

    长情子出身星宿派,这个垃圾门派什么样的龌龊之人没有,什么样的下三滥手段不会?长情子能在星宿派活到现在,肯定也是见多识广之辈,各种阴招随手拈来。

    就割一刀震九州这两下子恐怕还是小楼一夜听春雨教的,在长情子这种老牌阴B面前用石灰粉,俨然有些小儿科了。

    游戏中,内力是玩家抵挡伤害的主要手段,割一刀震九州被毒火灼烧,自然也是下意识的运功抵御,奈何这碧磷烟的燃料就是内力,不运内力抵抗,也就是个皮外伤,越是运内力抵御,毒火就烧的越猛烈。

    在毒火的灼烧下,割一刀震九州脑袋上的血条哗哗往下掉,没过多大会儿,就被活活烧死在了赛场上,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见割一刀震九州死的如此凄惨,观战玩家俱是倒吸一口凉气,同时对长情子投去了恐惧的目光。

    游戏里没有痛觉,可却有冷热的感觉,活活烧死……这尼玛想起来就是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又矮又瘦的蒙面客是个人畜无害的家伙,靠着运气一路打到这里,谁曾想这货竟然如此凶残,出手就能让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!我就说这蒙面客会用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