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贼秃敢尔!”

    余沧海这老贼可不是傻子,见王远随手扔掉了手中的书立马意识到了王远的想法。

    大喝一声,忙不迭的就要往后收手,试图挣脱。

    奈何余沧海虽是一派宗师,但臂力方面和王远一比还要差一些,何况此时王远还用上了“胡搅蛮缠”这一招式。

    余沧海直接就被王远拉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此时的余沧海仍抱有一丝侥幸,举剑对着王远便刺,然而如此近的距离之下,只有拳掌才有效,剑这种武器是使不上力道的。

    王远一手抓着余沧海,另一只手一伸一抓,抓在了余沧海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王远双手往外一翻。

    “咔咔!”

    一声关节错位的声响,余沧海的双臂被王远生生拧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余沧海惨叫一声,差点跪倒在地,手中长剑也掉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无敌铁头功!”

    王远大喝一声,硕大的光头往下一砸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一脑袋砸在了余沧海的脸上,余沧海被砸的鼻血横流,脑袋发昏。

    “大力金刚腿!”

    王远再次一声爆喝,运起内力一脚踩在了余沧海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“咔吧!”

    余柯基的小短腿应声而断。

    打断狗腿这一招真是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五肢废了三肢,余沧海空有一身武艺再也施展不出,被王远牢牢地抓在了手里,再也动弹不得,和门派里的木桩已然无异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杯莫停飞身而上,一剑刺在了余沧海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苍松迎客!”

    “有凤来仪!”

    “无边落木!”

    不愧是华山派的高玩,杯莫停这剑法熟练至极,提升一个境界后输出亦是恐怖,上蹿下跳甚是飘逸潇洒,招招落在余沧海的要害咽喉出。

    在杯莫停连续不断的攻击下,余沧海脑袋上的血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掉。

    没过多大会,余沧海就已经红血。

    “玄门罡气!”

    眼见余沧海就要被两个坏蛋活活虐死,余沧海猛然一声爆喝,一股精纯的内力从余沧海身上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王远顿觉双手一麻,不由得的放开了手。

    余沧海单腿一蹬地,往后一跃,和王远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“贼秃,我记住你了!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!”

    余沧海放下一句狠话,纵身便往后飞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余沧海还是很有两下子的,虽然断了腿,但轻功依然不是王远和杯莫停所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后退的同时,余沧海一抬手,九枚青色暗器脱手而出直飞林家三口。

    “尼玛!”

    王远见状大惊,下意识用身体阻拦。

    可余沧海这一手暗器功夫相当精妙,王远只挡住了其中三枚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另外六枚暗器擦身而过,射在了林震南夫妇身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见林震南夫妇中了自己的暗器,余沧海大笑一声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老贼无耻!”

    王远见状勃然大怒,拾起地上的长剑卯足了力气对着余沧海就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王远不是唐门弟子,但王远出身武学世家,这手上的准头还是有滴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长剑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剑光,不偏不斜,精准的插在了余沧海后心灵台穴上。

    “噗呲!”

    半空中的余沧海一口老血喷出,直直从半空中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咣当……”

    余沧海重重的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本来余沧海就被王远二人打成了血皮,此时挨了这么重的一剑,又从天上摔落,悲剧的余沧海两腿一蹬,当场摔成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击杀余沧海后,王远转过身来,只见林震南夫妇面色苍白嘴唇发紫,俨然身中剧毒,已经时日无多。

    “大叔,别死啊,起码撑到洛阳好不好,让我拿了任务奖励啊……”

    王远此时那叫一个崩溃,特娘的,任务马上就要完成了,余沧海这狗贼竟然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,这尼玛坑爹的。

    “牛少侠……你过来。”

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