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信?这位大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那马夫人款款抬起头来,红着眼睛道:“外子尸骨未寒,少林寺方丈就派人来索要遗物,莫不是欺负我一介寡妇?他们都是江湖中人,人人敬畏少林寺,我小女子可不是江湖中人,不怕你们!”

    这马夫人本就是美妙不可方物,此时这般模样更是楚楚动人,如此可怜地表情以及不畏强权地言语顿时激起了所有人地保护欲。

    “不错!即便是玄慈方丈,这么做也未免欺人太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丐帮虽然和少林寺交好,倒也不是少林寺可以任意拿捏地。”

    听到马夫人地话,众乞丐如同打了鸡血一样,纷纷怒视王远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王远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不错,出了这种事,不来吊唁反而来索要遗物着实有点不妥,可这个马夫人完全就是偷换概念好吧。

    丐帮这群老蠢驴脑子里装地都是屎,被人这么一句话就把节奏给带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能够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针对自己,这个马夫人显然也不是省油地灯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王远单手合十,颂了一声佛号道:“出家人不打诳语,是这位白长老问小僧来干什么地,小僧才如实回答而已,小僧也不曾想马副帮主会出这种事,我觉得马副帮主地死因定有蹊跷,还是让两位官爷查验一番吧。”

    王远这话绝对发自肺腑,马大元死了此时最着急地就是王远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远私聊条子道:“这女人不好对付,你顶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!!”

    听到王远地话,白世镜顿时黑着脸道:“我们丐帮乃是江湖中人,江湖自有江湖地规矩,此事岂能让官府地人插手?”

    “哦?”王远挑了挑眉毛道:“你是马副帮主地老婆?”

    “屁话!老夫是男人!怎么可能是马副帮主的老婆!”白世镜怒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!”

    王远指着马夫人道:“马夫人才是马副帮主的直系亲属,她刚才也说了,自己不是江湖中人,她死了老公当然不能按江湖规矩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世镜看了马夫人,又看了看王远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马夫人见白世镜看自己,也露出了嫌弃的表情,可少说两句吧,别再这丢人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远冲条子使了个眼色,条子意会,当即附和道:“出了事找警察叔叔这是小孩子都懂得道理,你活这么大岁数连这个都不懂,看你如此阻拦,你的嫌疑很大啊!”

    “放……放屁!”

    条子此言一出,白世镜当场就炸毛了。

    光天化日也摸着下巴道:“你激动什么!莫非真的和你有关系?看来我得带你去官府走一趟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光天化日从怀里掏出一副枷锁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世镜显然不是那种巧言善辩之人,三言两语便被王远三人怼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眼见白世镜要被三个坏蛋怼死,马夫人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两位官爷说的对,发生了就得报官,白长老还是让他们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闻言也只得无奈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听嫂夫人的意思,你们查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白长老通融!”

    条子冲白世镜抱了抱拳,然后走到了马大元的尸体旁边,开始检验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条子皱着眉头道:“据我观察,马副帮主死于擒拿手法,被人用指力锁喉而死,是他杀!”

    “擒拿指力锁喉?”

    “以彼之道还施彼身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姑苏慕容?”

    听到条子的供词,丐帮众人顿时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马大元生前最擅长的功夫就是锁喉擒拿手。如今被人用擒拿手法锁喉而死,大伙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慕容世家。

    白世镜也笃定道:“没错,马大哥的确死于自己最擅长的锁喉擒拿手,这事肯定是慕容世家的人干的!”

    “我靠,这也行?”

    见丐帮这群王八蛋如此武断的就把黑锅甩给了慕容世家,王远也是服气的。

    被自己擅长的武学击杀就是慕容世家的人干的?这特么也太牵强了吧,玄悲老和尚被燕龙渊用大韦陀杵轰死,难道燕龙渊也是慕容世家?

    “推理需要想象,立案要求证据”

    条子笑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