杀田伯光不过是顺手而为之,王远来衡阳可是办正事的。

    在衡阳城转了一圈后,王远来到了刘府门口。

    刘正风在江湖上颇具威名,而且在衡阳城也算是一方豪强,此次金盆洗手高的颇为隆重,江湖上大大小小的豪客来了不少。

    递上请柬,王远在家丁的引领下,来到了庭院之内,只见庭院内人头攒动,到处都是江湖人士。

    刘正风门下弟子指挥厨伕仆役里里外外摆了足足二百多桌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场面,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王远才见识过。

    “牛哥!这边!”

    庭院内,武林豪客众多,刘正风的弟子正在安排他们入座,根本无暇顾及王远。

    就在王远不知道该坐在哪里的时候,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呼喊自己。

    王远回头一看,只见不远处的首席上坐着一白发道人,正是那武当弟子马里奥。

    方才在回雁楼门口的时候,马里奥却是说过自己也是来做出师任务来着。

    不过这小子也够脸大,啥身份啊,敢坐首席……

    王远出身功夫世家,相比起其他玩家还算是比较懂规矩的,见马里奥满不在乎的坐在首席之上,忍不住道:“你怎么坐在那里?这不妥吧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马里奥厚颜无耻的笑道:“几位掌门都不坐,我觉得也只有我们俩配坐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?为什么?”

    王远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少林武当乃武林泰山北斗!我们俩不坐谁坐?”马里奥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院内群豪闻言,均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看了马里奥一眼,其中不乏其他门派来这里做出师任务的玩家。

    喵的,玩个道士和尚还玩出优越感了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!”王远思索了一下,点点头在众人注视下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有人笑着道:“少林武当乃武林之首,两位虽是未出师的弟子,但坐在首席也是理所应当!我们五岳剑派这些老人家就坐在第二桌吧!”

    这人嘴上说的正气凛然,可话里的意思却不经琢磨,这特么明显是在暗戳戳的挤兑人。

    王远闻声望去,只见那人三四十岁年纪,颊下五柳俘须,面如冠玉,一脸正气,轻袍缓带,右手摇着折扇,神情甚是潇洒。

    “这谁啊?”看到那中年人王远微微一愣,忍不住小声问马里奥道。

    “岳不群!”马里奥小声道:“华山派掌门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!”王远随手冲岳不群抱了抱拳道:“原来是岳掌门,失敬失敬!”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那岳不群笑了笑继续道:“我倒是听说你们二位刚来衡阳城就满街找妓院,难道少林武当两大派还有这种爱好,岳某孤陋寡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什么狗屁泰山北斗武林正派,门下弟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
    本来院内群豪对马里奥方才的话就有所不满,此时听到岳不群的话,庭院内顿时一阵起哄声。

    一僧一道结伴逛窑子,真是有意思的紧呐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

    现在王远终于明白为啥杯莫停说岳不群是一条阴险的老狗了,特娘的,先把人捧上去,然后再踩一脚,这特么是人干的事?

    不过岳不群对王远态度不好也可以了解,杯莫停本是华山派杰出弟子,结果被王远带入魔道,白鹤亮翅是华山派第一高手,却被王远抢了风头。

    岳不群一直想当武林正派之主,和少林武当分庭相抗,华山派好不容易有了出头之日结果却被王远搅局,岳不群自然对王远没好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过王远又岂是那种被人随意拿捏的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嘲笑,王远并没有否认,而是很坦然道:“是啊,小僧追杀淫贼田伯光到了春香楼,想不到岳掌门也在,恕小僧眼拙,没有认出来您,不然就请您玩姑娘了,大家也知道,春香楼这种地方不接待我们玩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要么说王远狗胆包天呢,他是谁都敢怼。

    轻描淡写一句话,不仅把自己为啥去春香楼说了出来,还顺便把岳不群给拉进了屎坑里。

    听到王远的话,霎时间院内鸦雀无声,所有人尽皆表情复杂的看向了岳不群。

    少林寺现在玩家是多了不少,可如今天下第一大派还是华山,岳不群贵为华山派掌门,身份何其尊崇,王远如此这般张口就来,简直找死!

    “特娘的,你这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